股票万花筒

首页 正文

网上可以进行股票交易吗?_股票万花筒学习网


网上可以进行股票交易吗?



这是A股市场经历第一次大规模的高杠杆危机,市场复杂性和严峻性,暴露了监管者的行动失当和全市场的价值混乱,改革刻不容缓。

用惊心动魄、伤筋动骨,形容中国内地股市6月末、7月初的两周,毫不为过。监管与市场强势博弈,多头与空头激烈对决,最终未能阻止A股加速下跌,空前“股灾”焦灼亿万股民,重创国民财富,能否强力救市,监管部门倍感压力。

7月4日上午,证监会召集21家券商负责人商讨对策,决定以21家证券公司6月底净资产15%资,合计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21家证券公司同时承诺,上证综指在4500点以下,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一些机构还建议设立平准基金以稳定股市,IPO发行也应暂缓,给股市以喘息。

一个月前还十分亢奋的A股,从6月中旬开始,14个交易日内暴跌近30%,一场恐慌式的股市灾难正在上演。即便最乐观的投资者也在动摇对此前热闹的“改革牛”、“国家牛”行情信心。

证券监管部门意图降低市场风险的某些重要举措,未能挽救市场,反而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沪深股市指数迅疾下挫,前所未有的杠杆牛市回调威力,让各方始料未及。

6月19日,上证综指重挫6.2%,超2000只个股下跌,已经创下全球市场下挫的奇观;6月26日,上证综指再暴跌7.3%,此后市场加速下跌。

即便在诸多利好政策下,在有关方面组织资金明显托市的7月2日和7月3日,“救市”仍未奏效。上证综指一度击穿3700点,代表新兴产业的创业板指数从最高的4037点调整至2600点附近,市场人士感叹,行情可谓“惨烈至极”。统计表明,沪深两市下跌失去的财富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是希腊2014年GDP总值的10倍多。

按照国际惯例,股市指数回调超过20%即入熊市,中国内地A股行情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内逆转,代价之沉重前所未有。

由充裕流动性催生、改革预期和新兴互联网经济等概念推动的中国新一轮牛市重挫,让A股投资者首次领略了“杠杆牛”的疯狂与恐慌。在指数一路高歌猛进的过程中被掩盖的风险逐渐暴露,各路资金夺路而逃,上演着罕见的股市“大逃亡”。

曾憧憬服务实体经济结构转型、推动中国万众创新的沪深资本市场,正成为各种利益的“围猎场”。数日来比较一致的分析认为,在内地市场资金面极度宽松的情况下,股票供给却十分有限,加上监管手段滞后、监管存在盲区、市场机制不完善、媒体及投资者的非理性等因素,A股的泡沫不断被吹大。

更多的批评则指向证券监管部门,认为证券监管部门在主动降低市场风险时,对整个形势的判断出现了某些偏差,在缺乏统筹协调的背景下,盲目去杠杆和救市,仓促应对导致事与愿违,金融风险未能及时化解。

一位长期研究资本市场的人士说,当风险不断增加时,金融监管部门应果断出手,但当风险已经积聚的时候,则应采用更柔和的监管手段,而不是强行刺破泡沫,否则对市场的伤害很大,修复更加困难。

经历A股多年起伏的分析人士则提醒,这次中国内地“股灾”,对投资者是极为重要的风险教育课,大家必须清醒认知:没有一味只涨不跌的市场,严重背离基本面的股票迟早会大幅回调。

对监管者而言,市场人士认为,他们需要思考更多,并切实改进监管水平。

面对日趋复杂的证券市场,现有的监管理念显然跟不上市场的变化,第一次面对有杠杆的牛市更是准备不足;目前的监管格局,显然无法统观全局,对场外杠杆资金入市及破坏力准备不足,需要更有全局性的监管措施;所谓“国家牛市”的概念,以及由此带来的股票市场集体狂热,更是要不得也提不得。

这是A股市场经历第一次大规模的高杠杆危机,市场复杂性和严峻性,暴露了监管者的行动失当和全市场的价值混乱,改革刻不容缓

关键一周

从6月29日到7月3日,A股市场惊心动魄,其多空对决的惨烈程度足可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及市场经济史册。

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本轮5178.19点高点,市场狂热和犹豫如影随行。6月13日,证监会宣布严查场外配资,像历次市场大跌都有触发点一样,这一政策成为压垮本轮中国内地股市狂热的最后一根稻草,连续暴跌随即出现,出乎亿万投资者和投资机构意料。

随后数日,股市剧烈震荡下跌,尤其是6月19日,A股超过2000只个股跌停,而在6月26日,上证指数更是重挫334点,下跌7.4%,收于4192.87点,深成指暴跌8.24%,创业板指数则暴跌8.9%,“股灾”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当天的暴跌令市场震惊,至此,连续几天的大跌和市场巨幅波动,让恐慌情绪开始酝酿。从6月15日开始到26日,9个交易日上证指数已经跌去近1000点,但这并不是此轮“股灾”的终点。

指数暴跌之下,投资者损失惨重。根据同花顺的数据统计,截至6月26日中午,沪深两市市值蒸发超3.3万亿元,近两周共蒸发12.1万亿元。根据此前一周投资者数量粗略计算,最近两周人均亏损近13.5万元,在中国内地证券市场25年历程上,这些数据均是空前的。

这一天的下跌,自然引起了证券监管部门的关注。6月26日晚间,正值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会议期间,中国证监会首度对A股大跌做出回应称,这是市场前期过快上涨的自发调整,是市场自身运行规律的结果。事后证明,这一表态错判了市场形势,打破了投资者残留的希望。

更实质的“救市”行动来自央行。6月27日,央行宣布即日起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央行双降政策超出市场预期,有利于在情绪面上稳定市场信心。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接下来的周一(6月29日)将会是被这些重大利好政策稳住的一个交易日,“股灾”或可到此为止。

但被认为极为关键扭转“股灾”的6月29日,反而成为关键的、惊心动魄的“股灾”扩大化的一周起点。

6月29日早市开盘,沪深A股指数再次深度下探,盘中击穿3900点,下跌接近8%,虽然尾盘有所回升,但全天上证指数下跌3.34%,创业板指数继续深跌7.9%。

央行罕见的双降利好未能阻止股市跌势,严重损伤了投资者信心,市场期待更大的利好政策。当晚,证监会连夜答记者问安抚市场情绪,认为回调过快对市场不利,宣布融资融券稳健,经得起回调检验,而证监会能看得到的场外配资规模也在可控范围。

同时,多年犹豫不前的养老金入市消息释放。养老基金进入股市的通道原则上打开,测算表明,未来可流入股市的资金理论值在1.05万亿元左右。

如此实质性利好,刺激了第二天(6月30日)股市少有的巨幅反弹,早盘上证指数一度跌200多点,随后在中央汇金公司百亿级资金巨量买入四大蓝筹ETF带动下,沪深各项股指回升,当天上证指数大涨5.5%,震幅高达10%,创业板指数震幅更是超过13%,亿万投资者情绪颇受鼓舞。

为了稳定市场,当天基金业协会组织13家知名的私募基金表态集体唱多,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历史。大批上市公司也加入支持市场稳定的行列,大股东纷纷公告宣布增持公司股票。

可惜,这种明显看起来有组织的唱多,反而在其后几天形成了一种如临大敌的态势,更增加了市场恐慌心理,导致更多卖盘出现。

7月1日,沪深股市在横盘震荡之后,尾盘再次出现快速下跌,当天上证指数下跌5.23%,创业板指数下跌3.47%,震幅超过9%,市场恐慌情绪再度蔓延。

当晚,证监会连夜再发出三大利好:沪深交易所将自8月1日起将A股交易费下调三成;券商自主决定强制平仓线不再设六个月的强制还款;允许所有证券公司发行与转让证券公司短期公司债券,从而拓宽证券公司融资渠道。

即便如此,前期获利和去杠杆的资金仍组成了巨大的抛压盘。在有明显政府资金吸收大权重类金融和石油石化股筹码的情况下,沪深两市仍连续出现大幅下跌,到7月3日(周五),经过两天分别下跌3.48%和5.77%之后,上证指数已经下跌到3700点以下,离本轮高点已相差1400点以上,“股灾”无可置疑,市场惊魂不定。

从7月1日开始,各种“阴谋论”也甚嚣尘上,尤其是借助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广为流传。有人将下跌怪罪于前期喊出市场危险的理性之士,还有说法认为是外资蓄意砸盘,甚至有人喊出为国而战。在经历多年股市变动的投资界人士看来,中国内地股市被浮躁而混乱的恐慌情绪所笼罩,本就不多的理性声音被淹没在一片抱怨、悲观中,沪深股市走到了25年来新的危险时刻。

金融监管部门的重视程度由此提高,但相关应对举措亦引发争议和解读分歧。7月2日,证监会决定对跨市场操纵的行为组织专项核查,意图通过此举减缓股指期货市场的做空动能。同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些重要表态,均被市场视为是监管部门为金融稳定的努力。

但连日来监管部门相关政策被市场无情教训,上述举措也未提振市场信心,7月3日沪深两市继续以暴跌收场。

在叫停多个做空股指期货账户后,7月3日晚证监会宣布,将减少IPO家数和将筹集资金,并要注资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从240亿元增资至1000亿元。QFII额度将从800亿美元调整至1500亿美元,意图引导海外资金入市。

期现联动

在很多市场人士看来,此轮“股灾”破坏性空前,因为沪深股市的多层次结构已非昔日可比,现货市场之外,期货市场震荡更令人担忧,这也被普遍认为是本轮“股灾”的重要诱因。

沪深A股的连日暴跌,引发了中国内地股市指数期货市场巨大的套保卖盘,由此形成了巨大的期现基差,备受市场关注,期货和现货市场形成了相互带动下跌的局面。这是此前沪深股市历次下跌所未出现的严峻局面。

7月1日,沪深股市期指尾盘出现大跳水,中证500期指全部跌停震惊市场,截至收盘,中证500期指全部跌停,沪深300期指大跌7.36%,上证50期指跌5.32%。

股指期货大幅跳水以及期现的贴水表现,引发了市场“外资在期指市场恶意做空”的传闻。中金所回应称,包括高盛在内的QFII、RQFII在股指期货中只能做套保交易,这些机构近期在股指期货市场的套保交易符合规则,没有所谓的大幅做空行为。

7月2日,证监会决定对跨市场操纵的行为组织专项核查,意图通过此举减缓股指期货市场的做空动能。

在最初的制度设计中,监管层希望股指期货发挥价值发现的重要功能,在极端市况下可以作为投资者的对冲工具,从其他市场的实践来看,若善加利用,股指期货作为一个整体,能有效避免个股在做多做空时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可惜的是,由于配套制度并不完善,加上投资者并不成熟,股指期货未能在此次A股震荡中发挥其积极作用。

在本轮沪深股市快速上涨过程中,相当数量的公募基金扎堆创业板,一家基金公司多只基金集中持仓的现象明显,等到市场回调,公募基金面临赎回压力需要减仓时,却无法出货,于是纷纷选择了中证500期指进行对冲,从而引发连锁反应,加剧了股市下跌。

遇到大跌行情,在中小盘股无法卖出的情况下,中证500期货成为泄洪的通道。IC标的股票流动性差,无法卖空,大量跌停,造成投资者只能用期货来做套期保值避险。此外,IC承载的不仅是中证500的对冲需求,而且还承载了中小板、创业板的对冲压力,是这些小盘股释放风险的唯一出口。

7月3日,沪深股市期指高开后大幅下挫,带动现货市场继续深跌,盘中市场传闻中金所关闭了19个期指做空账户,市场出现反弹,但下午股指继续回调,当中小盘股纷纷跌停后,大盘蓝筹股下挫,上证综指下跌超过6%。

北京一位中型券商衍生品负责人说,限制期指的做空机制,暴露出监管层对股市缺乏实质性把握,一旦期指无法对冲,只能卖股票,小股票卖不掉就卖大股票,结果造成从垃圾股到蓝筹股的全面下跌,当天市场的盘面已经反映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链式反应

沪深股市创立25年来,“股灾”并非首次出现,但这轮市场暴跌令监管层和投资者心惊胆战的一个重要区别是:“杠杆市”的正向和反向威力超乎想象。

投资者呼吁强烈的是,市场急跌首先冲击的就是杠杆资金,产生“暴跌-强平-再暴跌-更大规模平仓”的链式反应,且惯性巨大,难以刹车,这是沪深股市此前未出现的情况。

更令监管者和投资者胆寒的是,此轮股市上涨过程中,场外配资野蛮生长,尤以伞形配资和P2P配资最为盛行,由此带来的市场变数和监管挑战均是空前的。

申万宏源策略报告估算,场外配资规模存量约为1.7万亿-2万亿元左右,其中银行理财资金存量约为7000亿-8000亿元。但相关规模究竟有多大,迄今不见金融监管部门的权威数据披露,这也是令市场在下跌中惊疑不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越来越多的事实暴露,令监管者和投资者大吸凉气:相比场内的融资融券杠杆最高1∶1的比例,场外信托公司的伞形配资裹挟着银行理财资金入市,杠杆可以达到1∶2甚至1∶3。而场外配资的审批快、高杠杆的特点,使得大量杠杆资金得以入市。

最近两年来风生水起的互联网金融,也在本轮股市上涨过程中起到了让人意外的作用。P2P平台并未如此前各方面所期待的成为金融和实体经济的新型连接体,而是在股市逐步上涨行情中成为信托夹层,更广泛的是单独为个体投资者配资。

作为影子配资的典型,这一模式在两年之内规模迅速膨胀。通过P2P平台配资,基本没有资金的门槛,通过平台申请账号,最快一天就可以完成配资,配资比例甚至高达1∶8,资金杠杆水平之高,即使是经过金融危机的华尔街也为之侧目,但监管层和投资者对此的真正认识颇为滞后。

在过去一年里,这些场外配资多通过设立平仓警示线和平仓线保证风控,在达到一定的下跌幅度后,配资公司有强行将投资者持有的股票卖出的权力。假设平仓线设置在110%,在1∶2.5的杠杆下,亏损21.4%才触及平仓。若杠杆达到1∶5,那么资金亏损8.3%就将触及平仓,而在1∶9的极端高杠杆比例下,出现少量亏损就触及平仓线。这样的高杠杆,很难承受住市场的波动。

米牛网联合创始人柳阳告诉《财经》记者,因为平仓账户数量的增加,每晚都要加班忙于平仓后的沟通工作。6月30日大跌当天,米牛网平了6%的账户,涉及资金8000万元左右。柳阳坦言,这种行情给其风控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据《财经》调查,6月19日暴跌之后,大量1∶5以上杠杆的配资盘爆仓被强平;在央行降息、降准前的一周,1∶4杠杆爆仓,甚至危及1∶3杠杆的投资者,这些连锁反应均是灾难性的。

调查表明,此轮沪深股市场外配资的加速入场大约发生在今年3月至5月份,正是沪深指数上涨最快速的时候,在指数高点配资入场的投资者,面对本次超过千点的暴跌,难逃被强行平仓的命运。

与场外配资大部分资金入市较晚不同,券商融资融券余额到6月市场调整前有2.27万亿元,其中超过一半余额发生在今年1月之前。

即便如此,这轮市场跌下来后,券商融资业务的平仓压力也开始不断增加,以1∶1的杠杆融资,130%的平仓线计算,只要标的价格下跌35%,就达到平仓线,在大盘自高点滑落过程中,目前许多个股跌幅已经超过35%,“股灾”呈现大面积之势。

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称,这就是杠杆市调整带来的连锁反应,“高杠杆的场外配资首先爆仓,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按照杠杆比例大小,从场外配资、伞形信托到两融依次下降。”

据其估算,截至今年7月初,在上证指数5000点左右建仓的场外配资已基本被清理,4500点建仓的大半已触及平仓线;如果市场继续调整,伞形信托和两融的配资风险将依次暴露。

北京一家券商两融业务负责人说,在6月29日市场暴跌后,两融业务的压力并不大,但随着市场继续下挫,公司已经规劝客户主动减仓,同时融资的平仓压力逐渐增大。

《财经》获悉,杠杆资金的平仓压力已经传导至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赎回的压力逐渐增加。为了应对这种压力,在市场下挫中,不少机构投资者只能通过期指套期保值。

据中金所统计,6月15日至7月2日,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机构、信托公司、QFII及RQFII等机构投资者,前期主要以套期保值为目的,卖持仓规模较大。这也是中证5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C1507不断出现较大做空盘的主要原因。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与客户签订止损线的私募出现清盘或斩仓现象。7月3日,知名私募基金清水源旗下多只产品清盘,更多私募基金同样面临不小的赎回压力,投资者的结构出现裂变。

《财经》记者接触的多数投资分析师认为,如果市场再度持续下跌,各种被迫平仓会不断发生,产生更多的卖单,这种链式反应持续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诸多投资者血本无归,而很多投资机构也会清盘,最后会危机券商和银行,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

“配资是一个黑箱,没人能摸得清真实的规模,心里没底所以更为恐慌。”上海一名买方研究员对《财经》表示。

疯牛何来

面对“股灾”,反思无可回避。政策制定者最初期望的改革牛、慢牛,何以变为疯牛?

一些投资界人士提醒,从2014年开始,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只能用疲弱形容,2015年一季度GDP增长7%,而2006年至2007年那轮牛市时,中国经济保持两位数增长、企业盈利持续增长不可同日而语,这或许可以解释本轮牛市根基的先天不足。

不过,此轮牛市的资金面颇为充足。由于经济持续低迷,央行多次降准、降息,而信贷规模又不断放大,持续几年的货币投放让整个市场资金面大为宽松。

由于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很低,而房地产市场自2014年开始出现了明显的拐点,投资预期收益不在,诸多资金转而投向流动性更强的股市。

自2014年7月开始,沪深A股走出一段快速上涨的“疯牛”行情。从去年7月开始,上证指数从2000点开始持续上涨,到今年6月达到5178点,不到一年时间上涨近160%,沪深两市日交易额超过2万亿元,居全球股市之首。

尤其令人关注的是,今年深圳创业板指数更是暴涨274%。创业板诞生了不少翻了数倍的股票,同时一批重仓创业板的公募基金表现优异,行业排名靠前。

一方面,公募基金大举买入创业板推动了指数的涨幅;另一方面,创业板的快速上涨提升了基金的业绩排名,吸引更多的资金申购相关基金份额,形成“击鼓传花”式的循环。在此次回调前,创业板市场已经出现多只市盈率超过1000倍的股票。

火爆的股市行情带来赚钱效应,吸引了大批投资者蜂拥入市,证券登记公司公布的新开户数据不断刷新。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官方媒体事实上不断推波助澜,变相鼓动更多人投身股市,一时间各种论调流传:“三大驱动因素全面改善股市巨量快步上行”、“市场的蓬勃向上将进一步助推经济发展”、“高层频繁关注资本市场给了股民乐观预期”,这类对市场乐观的文章持续在今年3月至4月出现,尤其是当某些官方媒体发出“4000点是牛市新起点”的论断时,新一轮全民炒股热情已无可阻挡,“股灾”隐患也就此浮现。

在这种狂热中,全面炒股的情况再次出现:广场舞大妈谈论股票;不少大学生和中学生开户;甚至出现了全体村民炒股的炒股村;连某些饭店的厨师也关注股市开盘。

社交媒体的便利性更推动了各种利好内幕消息的广泛传播,一时间似乎人人都有内幕消息,到处是民间股神,很多所谓内幕消息,随即在上涨行情中被验证有效,这进一步助推了数以千万计的新股民入市热情。

市场人士注意到的另一个怪现象则是,近两年A股市场流行更名,变一个更时髦的名字就可能让股票大涨。一家主营业务已经空壳化的房地产公司多伦股份,在5月更名为带有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匹凸匹”之后,虽然其主业未做任何实质变化,且公司仍然亏损,但该公司在更名公告后连续六个涨停,市场人士只能感叹:疯了!

一度以主营高端餐饮而上市的湘鄂情,更是数次更名,最后变为中科云网这样带有高科技含义的时髦名字,也成为推动其股价大涨的重要因素。

随着沪深市场持续上涨,机构资金也不断壮大。据Wind资讯统计,2015年5月,通过新发行公募基金入市的资金约为2777.67亿元,较上月的2547.18亿元增加230.49亿元。

与2007年的那轮牛市不同,杠杆的引入成为这次市场暴涨的重要推动器,尤其是来自券商两融和伞型结构化信托的杠杆资金,使得超过六成的交易量来自个人投资者,这与最近几年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形成了新的反差,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亦是“股灾”的隐患之一。

在证券监管之外,场外配资资金,绝大部分来自于银行,通过信托、P2P等渠道变相流入股市。这在一段时间里,事实上未成为证券监管的重点,待其规模做大时,已经难以控制。

多数分析人士认同,除了资金面支撑外,对改革的预期以及政府提出的“互联网 ”、鼓励创业等概念,均为本轮堪称“疯牛”的上涨行情提供了某种依据,“互联网”、“3D”“机器人”,重组、增发等都被当做重要题材。同时,“改革牛”等新概念应运而生,“国家牛市”一度成为政策新词。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认为,政府希望推动股市持续牛市,二级市场的高估值,也带动了一级市场中小企业融资,而国企改革和财政政策也需要牛市配合,市场的财富效应也是防通胀的药方。

与监管者和投资者所期望的慢牛不同,在亢奋情绪和不断涌入的资金推动下,本轮股市上涨迅速变得疯狂,股灾随即到来。

杠杆教训

自沪深股市1990年创立以来,这是A股第一次经历有较大规模的杠杆危机。市场的复杂性和严峻性,暴露出监管者和投资者的认知分歧、行动失当和价值混乱,股灾破坏极大,损失可谓惨重。

《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投资界权威人士认为,回溯本轮股市的暴涨暴跌,证券监管部门一直试图推进资本市场相关改革,对杠杆资金的风险一直密切关注,但对整个市场所蕴含的系统性风险把握仍显欠缺,缺乏对极端情况有效的紧急处理预案。

据《财经》记者了解,5月28日沪指暴跌6.5%之后,证监会组织中信证券、申万宏源、银河证券、中信建投和中国证金公司摸底两融业务,并在随后的三周时间,每周听取市场机构的最新汇报。

据参会人士介绍,有机构测算,5月28日市场大跌之前,市场总浮盈在9000多亿元,显示经过充分换手后,主力资金已兑现大部分盈利,当天市场大跌后,市场总浮盈迅速下降至4300亿元左右,当时市场已较为脆弱,但两融业务的风险并不明显。

当时,证监会对于场外配资规模并不掌握,此后切断券商端口场外配资所引发的连锁反应是证监会始料未及的。

前述参会人士说,在市场高点时,主动刺破泡沫谈不上明智之举,而在市场已经出现崩盘迹象后,监管部门并未足够重视,也缺乏相应的应对措施和经验。尽管A股市场首次经历大规模杠杆资金的流入,但这一教训值得反思。

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管称,对于去杠杆采取强烈监管措施引发风险后,证券监管部门转而鼓励券商加杠杆,这样的矛盾政策损害了监管的严肃性,引起更多混乱。

多年来中国金融业分业监管、缺乏统筹协调的某些弊端,也在本轮股市涨跌中再次显现。市场人士注意到,此次对杠杆资金的检查,证监会、银监会并没有共享信息,导致证监会对场外配资规模估计不足,对形势的研判出现较大偏差,在市场崩溃的过程中,至今没有关于场外配资信息的权威发布,进一步加剧了市场恐慌。

目前证券业界主流观点将此次市场暴跌归咎于杠杆资金的运用,在这些分析之外,一些更冷静的投资者开始关注:在供给端的行政控制,是否是这次股灾发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多位市场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面对如此汹涌的资金流入,证监会仍然控制新股发行节奏并控制发行价格(发行市盈率不超过23倍),造成创业板400多只股票遭到爆炒,新股上市后屡创涨停板纪录。

2015年上半年,沪深股市IPO总融资额1461亿元,与日均过万亿的成交额相比,根本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来自监管内部的声音称,监管部门在新股发行的问题上一直投鼠忌器,害怕增加新股供应会打压指数。

不过,在市场大涨之后,在试图降低杠杆的同时,又突然加大新股供应,一次性批准了28家企业的IPO,则直接刺破了泡沫。

几位不愿具名的研究者亦明确指出,面对这样一个极端疯狂的市场,某些官方媒体发出“4000点是牛市新起点”、机构研报频频鼓吹万点论、投资者的非理性行为都值得反思。

《财经》记者接触的各方面人士建言,当股市危机出现时,广开言路显得极为重要,在喧嚣和抱怨中,能够直陈问题所在的声音需要倾听,哪怕是监管部门出现了失当举措。而目前的市场氛围,言路并不足够通畅。

由此,一旦股市出现暴跌,参与各方均将希望寄托在监管部门身上,逼仄了监管操作空间,在救市过程中,一些强烈行政干预的措施亦有可能再次祭出,即使一时缓解下跌压力,也可能成为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改革的某种倒退。

多位证券市场权威人士提醒:面对疯牛之后的“股灾”,从监管者到投资者,都需要及时补课,以免重蹈履辙。麻烦在于,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否是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所能消化的?

实际操作中,投资者应该注意多种技术分析的运用和实践实践中,当K线在低位向上穿过D线,被称作“金叉”,是短线抢入信号;当K线在高位向下跌穿D线,又被称作死叉,是抛筹信号

???? 强调技术指标的重要性,多是从技术分析这一理论的整体角度而言而在这一过程中,J线往往领先KD率先表现出涨与跌的趋势,就像运动场上裁判员手中的发令枪,枪未响,运动员是不能起身奔跑的,否则就是违规,要受到处罚,但在枪举起之机,运动员则必须保持一种争先恐后的姿态但是运用这些技术手段,心中必须明白,这些技术分析的理论和指标都有自身的弱点和缺陷过去人们使用随机指标一般通过一个特定周期(常常是9天)内出现的最高价、最低价及最后一天的收盘价及这三者之间的比例关系,来计算最后一天的未成熟随机值,然而根据平滑移动平均线的方法来计算KDJ,往往随机性很大,其中J值可靠性最差,因为它敏感性太强,K值次之,D值稍稳定些 大小非解禁的影响  分析人士认为,解禁潮是否会影响股市关键要看市场总体趋势,一旦股指上涨过快,再加上周边市场尤其是美国经济走势并不乐观,大小非解禁的负面影响会被放大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比例小于5%在股改一年后方可流通,一年以后也不是大规模的抛售,而是有限度的抛售一小部分,为的是不对二级市场造成大的冲击

解禁:由于股改使非流通股可以流通,即解禁(解除禁止)而相对较多的一部分就是大非)小:即小部分

反之叫大非(即股改后,对股改前占比例较大的非流通股.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5%上者在股改后两年以上方可流通,因为大非一般都是公司的大股东,战略投资者

风险要放在第一位,要树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理念是很重要的,



3. 电话自动委托就是用电话拨通你开设资金帐户的证券营业部柜台的电话自动委托系统,用电话上的数字和符号键输入你想买进或卖出股票的代码、数量和价格从而完成委托并且这一委托只在下达委托的当日有效不能成交的委托按"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排队,等候与其后进来的委托成交我看了很多玩股票的书,就是找不到现场的感觉

委托的方式有四种:柜台递单委托、电话自动委托、电脑自动委托和远程终端委托交易所的撮合主机对接收到的委托进行合法性的检测,然后按竞价规则,确定成交价,自动撮合成交,并立刻将结果传送给证券商,这样你就能知道你的委托是否已经成交而股票在买进后投资者可根据自己的义愿将股票予以存放或依市场行情随时抛出,不受相关时间的限定期货的收益比股票的收益要高,因为期货实行的是保证金交易,其交易额可做到保证金的10-20倍,它可以小博大,而股票的现货交易实行的是全额保证金制度,其收益率比期货要低得多所以期货的风险特别大,一旦交易做反了向,就会造成血本无归
其二是收益的大小不同期货交易在期货合约到期时必须交割或实施反方向的对冲以进行平仓,所以期货有严格的时间限制
网友提问:什麽叫期货,与股票有什麽不同?

什麽叫期货,与股票有什麽不同?

专家回答:

股票与期货的比较
通常所说的股票交易一般都是指股票的现货交易,而股票的现货交易与一般商品的期货有较大的差别期货的风险比股票要大很多倍,如买进股票后价格下跌,股民可耐心等待价格的回升
其一是收益来源不同

面对日趋复杂的证券市场,现有的监管理念显然跟不上市场的变化,第一次面对有杠杆的牛市更是准备不足;目前的监管格局,显然无法统观全局,对场外杠杆资金入市及破坏力准备不足,需要更有全局性的监管措施;所谓“国家牛市”的概念,以及由此带来的股票市场集体狂热,更是要不得也提不得根据同花顺的数据统计,截至6月26日中午,沪深两市市值蒸发超3.3万亿元,近两周共蒸发12.1万亿元

7月1日,沪深股市在横盘震荡之后,尾盘再次出现快速下跌,当天上证指数下跌5.23%,创业板指数下跌3.47%,震幅超过9%,市场恐慌情绪再度蔓延上证综指一度击穿3700点,代表新兴产业的创业板指数从最高的4037点调整至2600点附近,市场人士感叹,行情可谓“惨烈至极”21家证券公司同时承诺,上证综指在4500点以下,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

7月1日,沪深股市期指尾盘出现大跳水,中证500期指全部跌停震惊市场,截至收盘,中证500期指全部跌停,沪深300期指大跌7.36%,上证50期指跌5.32%中金所回应称,包括高盛在内的QFII、RQFII在股指期货中只能做套保交易,这些机构近期在股指期货市场的套保交易符合规则,没有所谓的大幅做空行为

当天的暴跌令市场震惊,至此,连续几天的大跌和市场巨幅波动,让恐慌情绪开始酝酿

经历A股多年起伏的分析人士则提醒,这次中国内地“股灾”,对投资者是极为重要的风险教育课,大家必须清醒认知:没有一味只涨不跌的市场,严重背离基本面的股票迟早会大幅回调

由此,一旦股市出现暴跌,参与各方均将希望寄托在监管部门身上,逼仄了监管操作空间,在救市过程中,一些强烈行政干预的措施亦有可能再次祭出,即使一时缓解下跌压力,也可能成为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改革的某种倒退


必看炒股5大解套技巧| 股市投资技巧-多种买入法稳健赚钱| 历史10倍牛股:4大特征| 8步学会炒股,新手入门基础| 值得长期坚持的炒股习惯,拿小本本记| 明日股市三大猜想及应对策略_股票万花筒| 中石油抚顺石化三年亏187亿 新任总经理炮轰内控黑洞_股票万花筒| 3年赚超过100倍的高手炒股经验_股票万花筒| 股票的种类_股票万花筒| 股票基本名词_股票万花筒|



友情链接:(要求:行业相关优先 ,也可批量换内页链接)
风险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声明:如本站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vipxinxiangmail@foxmail.com 我们将迅速删除。

备案号:辽ICP备2024021568号-1